从媒体曝光的角度来说,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中国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周末

“中国女婿”扎克伯格的野心和冒险

佛教史传典籍塑造了佛教历史的面貌,可以重建传承之正统,可以品评人物得失,可以布局时间的先后重组。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作者:纽约时报中文网  |  阅读:

从媒体曝光的角度来说,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中国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周末。

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再度到访北京成了当地的大新闻,并在中国网络上引起了热议。他发的在天安门前跑步的帖子广泛流传。他与中国最知名的企业家、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的对话受到广泛报道。周六,他还受到了刘云山的接见。

这一次沿袭了他之前几次来华的风格。之前来华时,他作为初学者的中文水平给中国民众留下了深刻印象。他还谈到了自己对这个国家的喜爱。即便不来中国,他也能见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他还告诉一名中国官员,自己正在看习近平的一本著作,并且给自己刚出生的女儿麦克斯(Max)起了个中文名字(陈明宇)。

多次来华巩固了他作为在中国最知名的外国企业高管之一的地位。但尚不清楚扎克伯格的魅力攻势能否实现他的终极目标:说服中国政府解除对Facebook这个社交媒体服务平台的禁令,向中国近7亿互联网用户开放。

对一名外国高管来说,如此公开地讨好中国领导人是一项不同寻常的策略。随着明星效应一同到来的还有影响力,而任何不直接受中国共产党控制的力量,都可能会被认为是危险的。中国本月的做法就表明了这一点。在对习近平要求中国媒体始终保持忠诚提出批评后,一位知名房地产大亨阅读量广泛的社交媒体账号消失了。

最近几年进入中国的少数几家美国科技企业都没有极力宣扬自己的行动。尽管优步(Uber)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频繁访华,但有关他的新闻甚少在中国的网络上传播。领英(LinkedIn)只用博客文章的形式,宣布与两家关系紧密的中国风投公司签署协议进入中国,事前几乎没什么大张旗鼓的宣传。

如果扎克伯格成功了,则可能会向其他在华被禁的外国公司表明,它们可能有一条进入增长迅猛、规模巨大的中国市场的路径——而这要求它们接受中国对言论的严格控制,并忍住不捣乱。如果扎克伯格失败了,则会突显中国对外国科技企业的不信任,同时证明低调行事才是获准进入中国市场的唯一途径。

对一名美国企业高管来说,与刘云山会面实属罕见,这突显了其中的深意。刘云山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位居中国的顶级权力机构。两人的会面符合中国的宣传目标,让其能够向外界表明,美国新型科技经济的巨头之一,乐于向中国领导人及其治理互联网的方式致敬。

如果说Facebook必须要赢得某个人的支持,这个人便是刘云山。多年来,刘云山一直掌控着受到严密审查和幕后操纵的中国媒体。

据一家官方媒体报道,会面期间,刘云山称赞了Facebook的科技实力,但也强调了“具有中国特色”的互联网治理的重要性,这是暗指中国的审查和监控行为。

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报道,扎克伯格赞赏了中国在建设先进互联网方面取得的成就,并承诺要与中国同行一道“通过互联网创造更加美好的世界”。

Facebook没有答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周五当天,扎克伯格发了一张自己微笑着在天安门广场上跑步经过毛泽东画像的照片。他没有提到1989年那里的和平示威遭到残暴镇压一事,也没有提到那天上午已达到危险级别的空气污染。

周六对话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期间,扎克伯格总体上也避开了敏感的话题,转而讨论人工智能和应该如何激发企业家的动力。他还称赞了中国对工科的重视,称他认为这有助于解决未来与高科技岗位有关的劳动力短缺的问题。

“总体上我们认为全球优秀的工科大学毕业生人数严重不足,”扎克伯格说。“我认为在这件事情上,中国的长期重视真的很正确。”

CCTV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则消息,并附上了一张扎克伯格和妻子、华裔美国人普莉希拉·陈(Priscilla Chan)在一起的照片,照片旁边还用卡通字体写着:“中国女婿!”